叶叶叶修羞羞羞羞

同人写手

【叶喻】一叶偏州(十六)

虽说是异地恋,但是喻文州一直觉得空间的距离不算什么,每天抽空和叶修发个消息,偶尔叶修也会拿苏沐橙的手机给他打个电话,给忙碌的日子抹上了一层蜜。那些所谓的疲惫,愁苦,忧虑,只要听见叶修懒洋洋地叫他一声文州,就仿佛全都见了鬼去了。

然而在第四赛季开幕之后,即使叶修掩饰得很好,但心思敏感如喻文州,还是从每天睡前那只言片语中发觉到叶修异常的疲惫与烦恼。他不知道怎么回事,问他也只是得到一个没事,别担心的回答,一天天的,越来越担心。

嘉世的状况似乎没有那么顺利,和前三季比起来,虽然一叶知秋依旧勇猛善战,但是喻文州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一时间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这一年,喻文州和黄少天的配合越发默契,与整个队伍的融合度也越发提高,加上喻文州的心思细腻,谨慎认真,这个新上任的队长在蓝雨终于站稳了一点脚跟。

而,嘉世,一路跌跌撞撞,最终竟是与冠军失之交臂,纵使一叶知秋奋力想要力挽狂澜,依旧在烈火红岩之中缓缓倒了下去。

比赛结束后,整整三天,叶修都没有联系他,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一颗心揪着难受。

直到这天喻文州晚上在楼下买夜宵回来,有人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他疑惑地转过身,还未看清来人的脸,便落入了阔别已久的怀抱,熟悉的淡淡的烟草味包裹着他,起初戒备的身体也慢慢地放松下来。

他把脸埋在他怀里,浓浓的想念一下子喷涌而出,鼻尖酸涩,眼眶也泛了红。

叶修放开他,一看他这幅委屈的模样,笑着捏他的脸,一副哄小孩的语气:“怎么了呀我的小文州,男朋友来看你不高兴吗?”

喻文州毫无杀伤力地瞪他:“你这几天为什么不联系我?”

叶修恍然,他牵着他的手这里捏一捏,那里揉一揉:“啊呀,我比赛完回去倒头就睡,一下睡了两天,最后还是饿醒的,然后太想你了就直接飞过来找你了呀”

喻文州一听叶修一下睡了两天,就心疼开了,这人是得多累啊,他像只兔子似的直勾勾地盯着叶修,明亮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担心:“阿修……”

叶修一看他这样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抬起手一拍他后脑勺:“瞎担心什么,胜败乃兵家常事嘛~”

喻文州抿了抿唇,没再说什么。

他将叶修带回了自己宿舍,黄少天正在打游戏,回头一看到叶修,惊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队长队长这不是叶秋吗你不是出去买夜宵吗哪里捡来的叶秋啊”

叶修丝毫不客气地在喻文州床上坐下,顺便给黄少天翻一个白眼:“你怎么说得你队长像是出去捡垃圾的一样?”

黄少天兴奋地像只磕了药的柯基,拉着叶修问这问那的。

喻文州看着叶修眼底还未褪去的青色,无奈地拉开黄少天:“少天,你消停点,前辈赶过来很累的”

黄少天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就像收到了来自队长的暗号一样,特别做作地跑出去,关上门前还特意探头进来说了句:“我懂得我懂得我去隔壁蹭床睡,你们慢慢聊哈”

字里行间都透露着猥琐与邪恶。

喻文州对这个活宝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无奈地轻叹一口气。

“哎呀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呀”叶修啃着喻文州买回来的肉串,装模作样地感叹着。

喻文州被他抱在怀里,接受着你一口我一口的喂食,甚是惬意:“你干嘛说得好像自己很老的样子”

叶修在他脸上啵了一下,留下一个油汪汪的嘴印子。

喻文州也不嫌,转头就把脸在叶修的T恤上蹭掉了脸上的油。

叶修一脸窃喜:“文州这下我的衣服要交给你洗干净洛”

喻文州眨了眨眼:“是你先把油蹭我身上的好吧”

叶修嘿嘿一笑,突然一个公主抱将人抱起,走向浴室:“所以,我就负责洗干净你洛”

喻文州霎时红了脸,天呐,他男朋友怎么这么会撩。

【叶乐叶】这一次,不会放过你(五)

学生之间最为流行的便是传小纸条了,上课的时候趁老师不注意扔一个小纸团给某个谁,微妙的刺激感。有什么说不出口说不清楚的事情,一张小纸条便能解决问题。秀气内敛的女生会用精致的便条纸写上整齐秀丽的字,大大咧咧的男生会随意摸出一本本子撕下一片边角毛糙的纸片写上歪歪扭扭的“草书”,不管是什么样的纸条什么样的内容,青春的气息都满满的快要溢出来。

叶修记得上辈子他和张佳乐对这个游戏情有独钟,却也忘记了是谁先开始的。分在两个班,下课时间短,加上某些天杀的老师爱拖堂,他们都碰不到什么面,只好传个纸条调一下情啦~

“哎哟这个秃老头怎么还不下课,还要不要脸了啊”方锐生无可恋地趴在桌子上嘀咕

叶修撑着下巴斜倚着墙壁,神游天外根本无暇理会尚在人间的方小锐同学。

夏末残留的预热和讲台上传来的声音依旧让人昏昏欲睡,发呆的叶修突然感觉自己的背让人拍了一下。

叶修一愣,侧过身抓住了第二次从后门伸进来作乱的手,腿轻轻一蹬,将椅子往后平移一小段,把头探出去一瞧,张佳乐笑得贼兮兮的蹲在后门口,罪魁祸首的那只手还被叶修抓在手里。

叶修微微挑眉,轻声道:“张佳乐你在孵小鸡吗”

张佳乐原地啐了他一口,大人不记小人过地塞给他一张折起来的纸条:“我看你上课发呆,怕是得了不治之症,有病得治哦”说着便抽回了手烟儿似的跑开了。

叶修重新倚靠着墙,垂眼打开手里的小纸片,独属于张佳乐歪歪扭扭的字体映入眼帘:

笨蛋叶修,周末出去玩吧?

叶修无奈地笑,什么嘛,这种事明显是说话比较方便吧,他都有空跑过来递纸条。

方锐圆圆的黑黑的小眼睛盯着他:“哟哪个小女生给你告白了吗这么高兴?”

叶修瞥了他一眼:“羡慕啊?”

语气之得瑟让方锐当场没有忍住直接比了个中指,然后不幸被正在滔滔不绝的老师看到了,

“那边那个!方锐!你干什么还没有下课吗!”








【叶乐叶】这一次,不会放过你(四)

开学那天很闷热,即使夏天已经到了尾声,但那点余热依然让人觉得浑身都粘粘的很不舒服。

叶修踏进2班教室扫了一眼,心里啧了一声,竟然没一个以前同班的,认识的也只有方锐一个,真是的,乐乐在5班,他好想跟他的乐乐待一块儿啊。

“哟哟哟!这不是老叶嘛!快来这边坐我旁边!”方锐一看到他便大声招呼他,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

叶修懒洋洋地踱步过去,再懒洋洋地瘫在椅子上,活像一滩泥水。

方锐撑着脑袋看他:“我说老叶你看到我就一点儿也不激动吗?”

叶修睨了他一眼:“你是我老婆还是我情人?看到你我的鸡为什么要动?”

方锐被这直白的黄段子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怎么今天打开方式不正确吗,叶修以前没有这么开放吧?

叶修也不理一边惊呆的方锐,转过头盯着窗外一丝白云都没有的蓝天发呆。

教室里逐渐被坐满,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睛,微笑着说:“大家好,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我叫林敬言,教你们数学。”

林敬言长得很清秀,声音也听着很舒服,班里不少女生眼里都忍不住低声尖叫,眼里像放了光。

方锐不岔地低声吐槽:“切,戴眼镜的都是斯文败类,剥开来指不定就是一只禽兽”

叶修听了,眼珠子一转,举起手大声说:“老师!方锐说你是斯文败类!”

方锐震惊地转头看他,恨不得把叶修掐死以绝后患,他都已经感受到全班女生的杀气了。

林敬言听了,意外地没有指责他,只是眯了眯眼,笑意更深:“哦~方锐同学,你这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吗?”

方锐涨红了脸愤愤瞪了他一眼:“我没有!”

林敬言也不跟他计较,转头说起了班级里的一些事项。

“我们要选出一个班长,一个副班长,还有一些班干部,大家有没有自告奋勇或者推荐的人选?”

一时间班级里没有人说话,叶修心不在焉地发着呆,而方锐气不过叶修刚刚让他出糗,指着叶修大声说:“老师,我觉得叶修非常适合当班长!他以前一直都是班长呢!”

叶修回过神一挑眉,又见林敬言看着自己,他站起身,清了清嗓:“老师,如果方锐当副班长,我就当班长”

林敬言还是头一次遇到这样讨价还价的,有些惊讶:“其他人呢,有毛遂自荐的吗?”

没有人说话。

林敬言只好无奈地说:“那好吧,临时班长和副班长就由叶修和方锐担任……”

方锐掐了一把叶修的手臂:“你干嘛拖我下水?”

叶修掐回去:“你先推我入的火坑”

第一节课一下课,叶修就蹬蹬蹬从后门跑了出去,他在5班后门观望了一下,找到了张佳乐的身影,刚想叫他,肩膀便被拍了一把。

“哎这不是叶修嘛,你来我们班干啥啊?”叶修回头一看,是他的死党孙哲平和黄少天。

“叶修你怎么知道我在5班啊我不记得我有告诉你啊你是不是来找我玩的?”黄少天精神还是那么好。

叶修耸了耸肩:“想什么呢,黄少天我怎么可能知道你在这里,我来找张佳乐的。”

孙哲平伸手勾住他肩膀,不爽地说:“喂喂喂,都是兄弟还区别对待啊”

叶修一脸茫然地回他:“啊?你谁?我跟你很熟吗?”

孙哲平明显噎了一下。

黄少天为孙哲平打抱不平:“老叶你也太无赖了太伤我们心了好吗亏我初中还借你抄数学你就这么对我们”

叶修继续一脸茫然地看着孙哲平:“诶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怎么感觉有只鸭子一直在叫?”

孙哲平噗地笑了出来。

黄少天气的上蹿下跳。

张佳乐注意到他们的动静,走了出来:“干嘛呢,叶修你又把黄少天怎么了?”

叶修无辜地摊了摊手:“不知道啊,他吃错药了吧”

张佳乐一脑袋黑线:“我信了你的邪,这里就属你嘴巴贼毒了好吗?”

孙哲平搭腔:“就是说,叶修你得改改你这毒舌的属性,不然可找不着女朋友”

叶修看了一眼张佳乐,状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唉,那就只好找个男朋友了”

孙哲平一听,吓得跳开三尺远:“你不会看上我了吧?”

黄少天也吓了一跳,闭上了喋喋不休的嘴。

叶修翻了个白眼:“你?我不至于这么饥不择食吧?”

这话一出口,孙哲平气的又跑过来掐住叶修的后颈:“啊?你什么意思?我有这么差吗?”

张佳乐翻了个叶修同款式白眼,一群幼稚鬼!

【叶黄】黄少天居然怕鬼?

日常搞事情

——————————————————

流云:天呐天呐我知道了一个大秘密!

海无量:哦?小朋友难道发现蓝雨全是弯的?

流云:才不是啊!你们知道吗,黄少竟然怕鬼诶!

夜雨声烦:卢瀚文!你小子快闭嘴闭嘴🤐️你都吃了我的雪糕了你快点给我闭嘴

逢山鬼泣:好奇,莫非黄少天不敢一个人在夜里上厕所?

流云:何止啊!黄少那雪糕明明是队长买给我的我只是抢回来而已啊!

君莫笑:诶?小卢同志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大一个秘密的?

夜雨声烦:我靠叶修你不要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好吗你们都欺负我我不开心了哄不好那种!

君莫笑:没有欺负你呀,小卢继续呀

夜雨声烦:……(失去说话的欲望)

流云:就是前两天晚上,我们一群人看完恐怖片以后,黄少脸都绿了,然后晚上非要跟我一起睡,还死死抱着我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海无量:然后他抱着你说了一宿的话?

流云:卧槽方前辈真是机智,他去上厕所都扯着我差点就让我帮他扶着小鸟了那手抖的

迎风布阵:啧啧黄少天这崽子真不中用

海无量:啧啧你们蓝雨真的是给力给气的

索克萨尔:没有,我们不这样

海无量:哈哈哈哈实力卖队友,黄少天这是承包了一整个和尚庙的给气啊

夜雨声烦:[人间不值得.jpg]

沐雨橙风:😊黄少天啊,自求多福吧

风城烟雨:😊蜜汁微笑

流云:????怎么了吗

海无量:😊你还小你不懂

君莫笑:呵呵🚬

夜雨声烦:[害怕到浑身颤抖.jpg]

君莫笑:少天儿啊~

夜雨声烦:嗯,嗯?😨

君莫笑:你这么怕鬼啊?

夜雨声烦:额没有没有就一点点啦只是一点点

君莫笑:哦~就一点点啊~都要让人给你扶小鸟了啊?

夜雨声烦:不是我没有你别听小卢瞎说我才没有呢!谁会让别人扶小鸟啊那不是有病嘛!

君莫笑:,哦~抱了一夜啊?~

夜雨声烦:嗯……就……没干别的真的老叶你信我我对小孩子没有非分之想的真的

君莫笑:哦~你还想过干点别的啊?

夜雨声烦:没没有!我这么纯洁可爱怎么可能呢!

海无量:年度大戏啊

百花缭乱:天呐这明晃晃的奸情

再睡一夏:世风日下

百花缭乱:人心不古啊

沐雨橙风:叶修刚刚下载了1个T的恐怖电影

海无量:是的是的我看到了,涉猎范畴遍布全球啊

流云:嗯……我好像明白了什么,感觉很对不起黄少呢

百花缭乱:天呐你们又祸害了一朵根正苗红的小红花啊

迎风布阵:小卢不用感觉到惭愧,他祸害了你们的耳朵这么久,这算啥,该!

逢山鬼泣:叶神到醋劲真大啊

鬼刻:那是,十里飘香啊

王不留行:醋香不怕巷子深

君莫笑:少天啊我订了今晚的机票😤

夜雨声烦:……你,你,你要干嘛?

沐雨橙风:你啊😊

风城烟雨:你啊😄

海无量:你啊😂

迎风布阵:你啊😆

君莫笑:少天儿,今晚让你看看什么叫比鬼还恐怖的力量

夜雨声烦:……[我不想说话]

【叶乐叶】这一次,不会放过你(三)

张佳乐玩腻了电脑,转过头随意地一瞥,却撞进了一片深邃的海洋,叶修就那样专注地盯着他看,眼里好似平静无波却又好像暗潮涌动,张佳乐心下猛地一跳,强压下心底的蠢蠢欲动,翻了他一个白眼:“看什么啊,没见过帅哥啊?”

本以为叶修会像平时一样不着调地怼回来,没想到叶修竟把脸凑过来,近到快要碰在一起,叶修微微弯着嘴角,眼角溢出的笑意快要将他淹没:“没见过,让我好好看看”

张佳乐脸一下子变红了,他恼羞成怒地一脚踢开叶修,将脑袋硬生生地转开不去看他,嘴里气愤地嘀咕着:“我靠叶修你什么毛病啊”

叶修顺势倒在了自己床上,张佳乐的反应着实是可爱,他笑得直拍床,惹得张佳乐又一个眼刀杀了过来。

晚饭的时候,叶修给张佳乐夹了好几块排骨,张佳乐莫名其妙地看他:“你今天干嘛对我这么好?是不是有所企图?”

叶修一副很委屈地样子撇撇嘴:“张佳乐我在你心里竟然是这种形象嘛?好伤心哦”

叶母用筷子敲了他头一下:“你自己什么德性你自己不知道啊?欺负人家乐乐多少次了你还委屈?”

叶修可怜兮兮地捂着脑袋看向张佳乐,张佳乐捂着嘴偷笑的样子直直地戳中了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暑假过得很快,让人昏昏欲睡的夏日热气总算是消散了一些。

开学前几天,叶修决定他要行动了。

他等不到开学以后了,再不把张佳乐追到手他心里痒的就像几万只蚂蚁在爬一样难受。

这天晚上他约了张佳乐在他们以前一直玩的秘密基地,可以看到海的好地方。

叶修正对着大海蹲在一块大石头上,白色的衬衫被海风吹着微微鼓起,柔软的黑色发丝晃晃悠悠地飘动着,叶修的右手伸直着搁在膝盖上,修长的指间握着一根正在燃烧的烟花棒,温暖的火光映照着他的脸上,温润的笑意格外吸引人。

张佳乐来的时候,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他近乎痴迷地看了几秒,然后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走过去,在叶修身边以同样的姿势蹲下。

“大晚上来玩火啊?”张佳乐看着那根燃烧到一半的烟花棒说道。

叶修闻言,嘴角的笑意更深,他看向张佳乐,声音轻柔却无比清晰,他说:“张佳乐”

张佳乐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疑惑地与他对视,他看到叶修的眼里似有星辰,深邃而绚丽,而他,在那片星海的正中央。他心里隐隐有个不可思议的猜测:“嗯?”

上辈子,叶修和张佳乐都欠对方一个正式的告白,即使他们当时都觉得无所谓,但这一次,不行。

叶修把那根烟花棒塞进张佳乐的手里,然后用自己的手包住他的手,他看着他的眼睛,眉眼仿佛都蕴着笑:“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

张佳乐好像被从天而降的彗星砸中了脑袋,晕晕乎乎的,巨大的惊喜以及甜蜜,在一瞬间充斥了他的整颗心。

暖光映照下,他脸上浮现的红色格外清晰,他显得有些慌乱,就好像无辜的小狗一样不知还将视线安放在何处。

叶修伸手抚上他的脸,再一次告白:“张佳乐,我们在一起吧”

张佳乐垂下眼,不去看他,脸上那只手掌心的温度越发明显,他抿了抿唇。

正当叶修因为他的沉默不知所谓的时候,他像是极力克服了什么一样,红着脸像只小兽一样狠狠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猛地扑了过去。

叶修猝不及防向后倒去,下意识搂住张佳乐防止他磕到地上。

“嘶”屁股着地的叶修疼得龇牙咧嘴。

张佳乐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一手搂着他脖子,一手被叶修握着拿着还未燃尽的烟花棒,整个人就压在他身上。

“哎哎张佳乐你这样很危险的诶”叶修仰面躺着看着夜空中鲜有的几颗星星。

“你这个白痴”张佳乐闷闷的声音传出来

“乐乐?”叶修紧了紧抱着他的手臂。

“没想到你这么缺根筋的家伙居然会这么有心给我告白啊”

“那你的答案呢?”

张佳乐低低笑了,他撑起上半身,俯视叶修,眼里的欢快丝毫不隐藏,他再一次低头,在叶修惊讶的目光中,将唇贴在了他的上,一个蜻蜓点水的亲吻。

张佳乐像一只骄傲的猫咪,昂着脑袋说着很轻的话:“好啊,我正好也喜欢你呢,叶鸡1巴修”

海风微醺,烟火醉人。

【叶黄】黄少天你这个渣男!

蓝雨剑与诅咒一直是国民最热cp,职业圈的选手们都被影响了,没事就打趣他们。

所以这一天,职业选手群爆炸了

百花缭乱:.@夜雨声烦,黄少天黄少天快点出来!!!!!!

夜雨声烦:干什么干什么叫我干什么jjc嘛我很忙的下次下次

百花缭乱上传了一张照片
[黄少天和王杰希的亲密合照]

夜雨声烦:??????

海无量:!!!!!!!!!!!!

风城烟雨:我的天,黄少天你什么时候和王杰希关系这么好的?

逢山鬼泣:!!!我感觉我受到了欺骗,说好的庙药不合呢?

风城烟雨:黄少这都整个人挂在王杰希身上了啊,啧啧,看王杰希搂着他腰的那只手,苏爆了!

夜雨声烦: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别瞎说!

一叶知秋:,@索克萨尔,你的剑被抢走啦,冠军是轮回的啦哈哈哈哈哈

索克萨尔:啊?少天啊,你背着我暗通王杰希啊,该当何罪?

夜雨声烦:不是队长我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真的不是啊啊啊啊

百花缭乱:怎么不是啦黄少天你看照片上你脸红的,都抱上了还没事呢?

夜雨声烦:不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王不留行,王杰希你快点出来解释一下

王不留行:解释什么🤔

夜雨声烦:当然是证明我的清白啊!!蓝雨跟微草绝对势不两立的好吗?

王不留行:嗯?🤔 我觉得,不解释的话正好能从内部瓦解你们蓝雨的最强力量,不是正好吗?

索克萨尔:王队说笑了,不存在的

百花缭乱:我的天喻文州你头上都长微草了你还这么无动于衷?

风城烟雨:难道蓝雨剑与诅咒早就不合,而喻文州早就默认了黄少天和王杰希的奸情?

夜雨声烦:我靠楚云秀你的脑洞也太大了吧跟你说了电视剧看多了不好啊!

索克萨尔:不是的,我和少天,真的只是纯洁的队友关系

夜雨声烦:对对对对我发四!

风城烟雨:那黄少跟王杰希呢?

索克萨尔:这我就不知道了

夜雨声烦:队长!!!!你怎么就陷你可爱的队友于不义呢说好的一万年的队友情呢?

逢山鬼泣:真爱面前,友情退散

夜雨声烦:我靠李轩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逢山鬼泣:黄少天你敢说你没有把我当哑巴!

夜雨声烦:我不敢!怎么了你咬我啊!

王不留行:黄少天你个渣男,你有了我你还想别的男人给你咬????

夜雨声烦:??????王杰希你什么毛病,我跟你有毛线关系啊!

风城烟雨:王队公然开车,速度直飙120码,来来来,上高速了!

逢山鬼泣:我还是个孩子😳

百花缭乱:话说兴欣的今天怎么都这么安静,奇怪🤔

逢山鬼泣:对哦,都没人冒泡诶

索克萨尔:,@君莫笑

夜雨声烦:!!!!!!!

索克萨尔:少天你怎么了

君莫笑:呵呵

夜雨声烦:老叶你听我解释不是那样的他们瞎说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君莫笑:呵呵

百花缭乱:总觉得叶修怪怪的

风城烟雨:难道是我想的那样?,@沐雨橙风,你们兴欣的人呢

沐雨橙风:没错秀秀就是你想的那样😄

海无量:我们在帮我们老队长磨刀子🔪

百花缭乱:吓?磨刀子干嘛?老叶又不会做饭

迎风布阵:当然是,磨刀霍霍向黄少天啦

风城烟雨:哦!~~~~~~~🤭

百花缭乱:楚云秀你到底知道了啥快分享一下

夜雨声烦:王杰希这礼拜的野图boss让给你你快点解释!

王不留行:好吧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其实那次是聚会的时候黄少天喝醉了像摊泥一样,我把他扔回了蓝雨的酒店,当然是扔的。

夜雨声烦:怪不得我不记得……

君莫笑:😯这样啊

夜雨声烦:对啊对啊老叶你要相信我我这么单纯可爱善良

君莫笑:呵呵

夜雨声烦:!!!!?!?!?!?!

君莫笑:王大眼,下个月中草堂的野图boss兴欣都要了🚬

王不留行:……

百花缭乱:[黑人问号脸]谁给我解释一下?

逢山鬼泣:本直男表示真的看不懂

沐雨橙风上传了一张照片
[叶修和黄少天接吻的照片]

百花缭乱:卧槽😨

逢山鬼泣:卧槽😨

一枪穿云:卧槽😨

无浪:卧槽😨

……

夜雨声烦:捂脸🤦‍♂️🤦‍♂️🤦‍♂️🤦‍♂️

君莫笑:少天儿,晚上再收拾你🤕️

夜雨声烦:😢

百花缭乱:为什么我感觉黄少天这么渣?

海无量:不是感觉,本来就是啦

迎风布阵:就是就是,那个小兔崽子!渣男啊

夜雨声烦:!!!你们这是嫉妒!丑陋的嫉妒!!!

【叶乐叶】这一次,不会放过你(二)

校园重生叶
我就是突然脑子有个坑
非正剧,恋爱向
————————————————————

叶修打开电脑,熟练地登录QQ,准确地下拉列表拽出张佳乐的聊天框,想了想,便发了条信息过去,

“出来玩啊,乐乐?”

没多久对面就回复了消息,

“滚!叶鸡|巴修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乐乐,叫乐哥!”

满满的属于张佳乐的狂躁风格,隔着屏幕叶修都能想象他气得张牙舞爪的模样。

叶修皱着眉用手撑着脑袋,啊,真的好久没有见到那样快意的张佳乐了呢,好想他,好想见他啊。

“哇乐乐虽说这天是真的热,你怎么跟吃了炸药一样~”

荡漾的尾调一如此时叶修上扬的嘴角一样,上辈子跟张佳乐分手之后,几乎就再也没有像这样好好聊过天。

“要你管!”

叶修完全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容。

“一句话,出不出来”

“这大热天的干嘛去啊?”

“恩...来我家吧,我妈很乐意你来蹭饭的”

“切,看在你妈做的饭那么好吃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了”

“恩恩,小的在这恭候乐爷”

“皮得你,等着”

叶修跑出卧室冲楼下忙碌的叶母大喊:“妈!张佳乐要来蹭饭哦”

叶母从厨房探出头也冲他喊:“知道啦!给你们做糖醋排骨!”

“嘿太好了妈你真好!”

叶修也没管叶母又叨叨了他啥,笑嘻嘻地跑进卫生间对着镜子左瞧右瞧,额前细碎的刘海有些长了,白净的下巴也没有硬邦邦的胡茬。

啧啧,哥年轻的时候真是有做小白脸的资本啊,以前怎么没发现呢,明明能靠脸吃饭,偏偏要用才华~

反正也闲着,天热得身上黏黏的,叶修顺便就冲了个澡,刚收拾好就听见了门铃的响声。

他跑出去探头往下看,正看到一身休闲装的张佳乐在跟叶母有说有笑的,眉眼生动鲜活。

看到张佳乐的那一瞬间,他心里泛起没有预料到的酸涩与欣喜,他压下复杂的情绪,大喊:“乐乐!你是不是吃胖了呀!”

张佳乐抬起头跟他对视,像一只炸毛的猫:“我可去你的吧!你乐哥我哪里胖了!”

跟叶母打了招呼后,张佳乐跑上二楼钻进叶修的房间:“啊,空调!舒服!”

张佳乐抽了纸巾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回头看向把门关上后站在那一动不动不知道在干什么的叶修:“喂,想什么呢?我可跟你说啊,这么热得天,哥能被你叫出来可是给足了你面子的啊”

叶修眨了眨眼,丢了瓶刚拿出来的冰镇可乐过去:“得得得,乐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来降降火~”

张佳乐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仰头咕噜咕噜地灌了几口可乐,有没有擦干净的汗珠顺着仰起的脖子滑过喉结落入被白色棉质T恤遮住的地方。

电脑桌是靠着床头的,叶修便抱着丑萌丑萌的猫型抱枕半靠在床头看他。

张佳乐熟门熟路地在叶修电脑上打开小游戏,叶修就靠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天。

“乐乐?”

“叫乐哥!”

“乐乐啊~”

“干嘛?”张佳乐没好气地翻个白眼。

“咱们高中会在一起上吧?”叶修现在纯属在没话找话,他们当然会在一个高中,他都活过一次了。

“应该会吧,怎么了?”

“要是我们高中不同班了,就不能天天看到你了啊”叶修故意用很夸张的语气说着。

“那有什么,乐哥是不会遗弃你的小叶子”张佳乐说这话的时候,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眼里有转瞬即逝的担忧,被细心的叶修发现了。

原来,上辈子,是他一直没有发现啊,张佳乐大概,喜欢他有一段时间了。

 


【叶乐叶】这一次,不会放过你(一)

校园重生叶
我就是突然脑子有个坑
非正剧,恋爱向
————————————————————
叶修和张佳乐是从小学开始同班的竹马竹马,到了初中,他们竟然被命运眷顾似的又被分在了一个班里。

他们的不少好友都曾或猜测或打趣说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在一起多好啊之类的。

然而多年一直以死党自居的他俩,直到上了高中,俩人分在了不同的班级,也不知是多年的友谊终于发酵还是怎么的,这俩人竟然真的在一起了。

也没有什么正式的告白,也就在qq上进行了一段无聊毫无营养的对话,就很随便地在一起了。

说真的,他们都很喜欢对方,只是他们甜蜜的感情只持续了一年就结束了,而且是稀里糊涂地结束了,谁都没有说分手,就凭着一股少年无知的倔强与傲气,硬生生拖死了一段本该更美好的感情。

后来他们分别又找到了恋人,一个平淡如水,一个饱受煎熬,都觉得再找不到比他更好的,一辈子就这么遗憾地结束。

而上天的宠儿叶修,中年男人肺癌晚期,意识修炼失去,然后他重生了。

没错,他重生了。

叶修睁开沉重的眼皮,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是自己的房间,没错,可是,不对啊,自己不是早就搬出家里独居了吗,诶不对啊,自己不是得了肺癌在医院死掉了吗?怎么回事?

叶修震惊地一下子做起来,环顾周围少年人特有的房间布置,再看看自己小一号的白嫩身体,他掐了自己一把,啊好疼,他确定,他这是回到了以前。

大脑一向异于常人的叶修一下子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在翻看日历之后,确定了自己现在是个刚刚中考结束正在享受暑假生活的可爱准高中生。

叶修懒洋洋地窝在柔软的沙发里,看着从窗户透露进来的柔软炽热的阳光,他静静地思考着,上辈子最后悔的是什么?

最后悔的,

莫过于,

把张佳乐那个二逼放跑了,

其次就是,

抽烟把自己抽死了。

既然老天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可以重新来过,那么这一次,他一定不会放过张佳乐,就算绑也要把他绑在身边,然后他会把烟戒了,也要让张佳乐也戒了烟,他们要在一起,好好地活很久很久。

“哐铛”一声,

叶修卧室的门被暴力踢开,彪悍的叶母一副女王像地走到他面前:“你个小兔崽子,发烧把脑子烧坏了吗?都睡了一天了你当你是睡美人吗要不要我给你找个王子来亲亲你啊”

叶修抬头怔怔地望着叶母,年轻的叶母脸上都没有什么皱纹,光彩焕发的样子,和那个记忆中总是一脸愁容地望着自己的老母亲一点都不一样,他竟然忘记了,他妈妈原本是这么得充满活力表情这么丰富,都是他这个不孝子啊,总是给她带来那么多麻烦,最后还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上辈子,怎么就没好好对她呢?

叶母皱起眉,看着今天莫名其妙傻愣愣的儿子,这是怎么了,真的把脑子烧坏了?

叶母伸手去摸他的额头,烧退了啊。

叶母刚想收回手再骂这小子一会儿,叶修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还拿脸蹭了蹭她的手心,乖巧得不像话。

叶修眼睛湿润,在阳光下看像是有光在流转。

叶母听见他的捣蛋鬼儿子用他那不着调的语气说:“老妈,你今天好漂亮啊”

叶母挑挑眉,抽回手,一把呼噜了一下他的后脑:“你果然是发烧把脑子烧没了吧”

只是,叶母转身的时候,叶修有看到,叶母上扬的嘴角。

真是,明明他的母亲这么容易就能开心的啊。@

【叶all】甜甜的段子一(叶翔,叶乐,叶黄)

1.叶翔
国家队第一场小组比赛开始前一个小时,二翔特别紧张,但是他是二翔,他不说。
叶修偷偷塞给他一个洗好的水蜜桃,二翔白他一眼:“干嘛啊”
叶修眨眨眼,笑得狡诈却招人喜欢:“贿赂国家队第一战法啊~”
二翔脸红红的,低头啃桃子,一口咬下去甜甜的滋味从舌尖一直蔓延到心尖儿上。
上场前,二翔望了望四下无人,飞快地在叶修嘴角啄了一下,还带着丝水蜜桃的甜味。
他脸上有可疑的红,眼睛里流转着炫目的光彩,战意浓烈,却不似无知少年时的莽撞,他对叶修说:“看着我,我会赢得,用我心里的第一战法”
叶修看着二翔迈向世界舞台的背影,心里翻腾着纷繁的情绪,期待,欣慰,以及自豪。
看,这是他的二翔。

2.叶黄
黄少天擂台赛完成了一挑二之后,从操作室跑出来一路蹦跳着欢呼着来到叶修面前,活脱脱一直人来疯的大猫。
“叶修叶修你看我赢得多漂亮,你看到我放的那个大招了吗时机是不是超级好打得那谁绝对懵逼啊,叶修叶修你看到了吗,我在……”
叶修眼中盛满了笑意,他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了黄少天一个紧紧的拥抱,他出声打断了黄少天的喋喋不休:“嗯,我都看到了,我的好少天,回去奖励你”
他的声音轻的只有黄少天能听见,是别人都未曾听过的宠溺语气,仿佛一根羽毛,撩拨起黄少天心上的点点瘙痒。
黄少天耳根有些红,还好灯光偏暖色调看不大出来,他小声地说:“奖励啊,今晚就要哦”

3.叶乐
张佳乐拿到世界冠军戒指的时候手指都是颤抖的,几乎要把小小的戒指抖到地上去。
叶修走到他面前,在舞台多重的灯光下握住他的手,他看到张佳乐眼里聚起的泪水,那眼里朦胧的疲惫之后的狂喜与不敢置信,叶修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叶修拿起那枚精致的戒指,执起他的右手,郑重地将戒指套上他的指头,无视场馆内沸腾的一切
,他低头亲吻戒指凉凉的表面。
张佳乐听见叶修 用他不正经的语气说:“我们乐哥真厉害,一拿就是世界冠军”
后来尽管张佳乐极力否认,叶修也总是乐此不疲地说张佳乐那天哭的像个傻逼似的,每次都把人惹急了才抱着人家使劲儿哄。